游老師分享(677): 母親的慈祥笑容

『瓜有藤,樹有根。最深慈母恩,自幼懷中抱,叮嚀到成人…』。每當我聽到這首詩時,彷彿看到母親的慈祥笑容。

1952年, 我母親岑九妹隻身從廣東省順德縣來香港工作, 寄居於我姨媽的家裡。 母親在一家工廠內當工人, 後來認識了我父親, 翌年便結婚。 1954年10月4日我出生於港島筲箕灣半山淺水碼頭村一間石屋的家庭裡, 成為我父母的長子。我父親游寶樵是一位洋服裁縫工人, 入息普通; 而母親在街市售賣醬料以幫補家計; 我們一家是上世紀50年代一般的典型清貧家庭。 到1958年連同已經出生的二妹碧兒及三弟紹遠舉家遷入北角新邨廉租屋, 其時父親憑夜校進修英語有成而轉職洋行當電器出口及銷售工作, 家庭環境稍為改善。母親是位富於仁慈的傳統家庭主婦, 帶着三個孩子及照顧丈夫家庭之外, 還非常關心及幫助身邊的人, 特別是我父系那邊的親戚及我們的左鄰右里; 例如那位獨居於鰂魚涌七十多歲的姑婆, 由於她乏人照料, 我母親經常帶同我及湯水去探望她, 還給她一點零用錢。那時每次有親戚來訪, 特別是我的兩位親姑姐及表弟妹們, 我都很高興挽留他們吃晚飯; 因為母親必定會往街市買隻活鷄回家宴客, 而我最喜歡吃的是母親做的豉油鷄, 直至今天此豉油鷄仍是我的摯愛! 母親是教導我如何去分享的第一人, 我慶幸獲得母親遺傳了「分享」的DNA!

但好景不常, 1967年在我小學六年級畢業暑假剛開始的某一天, 父親在一樁車禍中喪生。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及傷感加速了母親的癌細胞擴散, 不到兩個月之後她便撒手人寰, 從此, 我永遠沒有機會再看到母親的慈祥笑容及她溫柔的笑聲。 親愛的母親, 57年來, 我一直都懷念著妳的笑容及笑聲!

世界上沒有比母愛更偉大的愛了,我們唯有孝順母親,讓母親快樂,才能報答母親為我們所付出的、犧牲的一切一切。

游紹永博士

香港科技專上書院財務長及學術顧問

(全文字數: 738)

17/06/2024